鹤山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雪医有令 第五十七章 做吾的妻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45:05 编辑:笔名

雪医有令 第五十七章 做吾的妻

“我不需要你替我治好心疾。”

他笑意未减,对我来说,却是赤裸裸的拒绝。可除此之外,我也没有别的可以同他交易了。如果玊昱晅不愿意帮忙,我也只能先行回去,待大典过后,我找机会,诈死下山。或许,上官兄妹愿意帮我。

于是我说了一句,打扰了,抽回手,便起身准备离开。

谁知道走过他身侧的时候,他却抓了我的手,使劲一拉。我反应不及,一个重心不稳,摔进他的怀里。他身上淡淡的熏苔香味侵入鼻尖。我的手差点儿拍到棋盘,他已伸手将我护住。这忽如其来的一下让我惊慌失措,瞬间便抬手勾上他的脖子。

我惊魂未定,他的手便已经环上我的腰,笑道:“我不要你做什么大夫,你要么,就做我的妻。”

……

时至十一月:蕉花红。枇杷蕊。松柏秀。蜂蝶蛰。剪彩时行。花信风至。

空桑,祭祀大典。

大雪封山。

出行一路,我受万人跪拜,浩浩荡荡,走上祭坛。

当我从族长手中接过祭祀法杖,漫天的风雪忽而放晴,上百万族民,在我的脚下匍匐。

“天道万灵,听吾号令,降临吾前,守护吾身,佑吾一族。”

灿耀光华穿透云层,铺天盖地照临祭场。我想,这一天,大概是空桑每三年最激动人心的一刻,受光华照耀之地,山雪融化,枝发新芽,万物临春,所有的一切都是重新开始的模样。

族长,长老,所有的统治阶层,尽数跪拜在我脚下,只有这一刻,他们是真正虔诚的。我握着祭祀法杖,穿着华丽的祭服,顶着繁重的头饰,缓缓走过他们身前,进入祭场。

祭场之内风声呼啸,却只闻其声。祭场的最深处,有一块巨大的祭盘。我需要在里面呆上七个时辰,以空桑秘术融合圣灵之力,点亮祭盘之上的三十六颗星位,祭祀才算真正完成。

三十六颗星位,每过一个月,便会暗淡一处。所以,三年一度的祭祀大典,不能间断。

说实在话,我并不知道,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,可历史如此记载,这是我的。我赌得起,但外面的上百万族民赌不起。

祭祀完成过后,我躺了七天。第八天的时候,祭子如沁来见我,给我奉茶。她才十三岁,灵力也比我弱上许多。看着她略显稚嫩的面孔,想想她之后所要走的路,不免有些唏嘘。

如沁从小便是由专人教育,照看,便如同我当年一般。只是她从此不是父母的女儿,只是空桑的祭子。作为祭子,自当知道自己的使命。我七岁即是灵女,认真说,我跟她的接触并不多,对她的事情也所知甚少。

第九日,族长宣布,空桑第一百六十三代灵女殁去,全族哀痛,然后,欢欢喜喜地迎接空桑第一百九十四代灵女登位。

一个有着臻灵之体的灵女,被人遗忘便是这般容易。我真是悲痛欲绝,这还不到七七四十九天呢。

回到空桑的这段时日,我不辞辛苦地将空桑秘术翻了个透,然而,未见有关此法能让人死而复生的记载。也是我不死心,这典籍,甚至全空桑我能看的书,十几年来我统统也翻个遍了,根本从未见过有关的记录。可是我总觉得,既然能以命换命,为什么不能死而复生,这,秘法典籍不全吧?

另一个念头也在我脑海中滋生,影胜既然是身体未死,失去了神识才醒不过来,若是我能寻得能够凝聚,或者说唤回神识之人,影胜便有救了吧?这个问题,询问一下玊昱晅或许会有收获。

不过,在翻阅典籍的过程中,我又发现了另一件引起了我联想的事。空桑之所以没落,怕是和数千年前的那场大战有关。若真有这么一战,以空桑这豁命的修炼手法,当年大战结束之后,不人才凋零就有鬼了。

话说,这么多年,这没落的种族已经没落到了要避世的程度,那它是如何传承下来的。将近两百代的家主更换,一个家主二十年,那也是将近四千年的岁月。当初时辰到的情报还显示,杀手最初是靠人头领赏金。这得是多么的凄苦啊。

可惜,我所能翻阅的书籍,没有任何有关大战的记载。

……

无垢浮廊,梅香扑鼻。

云生来通知我,说:“家主,接您的人到了。”我接下一朵飘落的雪花,道:“此后我便不是你们的家主了。”

云生想继续说什么,又被我打断:“走吧。这无垢浮廊,将来也不是我的了。”

我披了件御雪斗篷,云生带着我,从后门出了宅子。风雪大地之间,唯见一玄裳男子傲然独立,身后所负的,正是当初那把一眼就吸引了我视线的血红宝剑。他旁边停了一辆马车,拖动马车的,是一只美丽的独角兽。

“姑娘,请。”

我回头再看一眼住了十几二十年的宅子,这里,也不再是我的牢笼了。只是,我曾梦寐以求的自由,竟然来得这般顺利。

玊昱晅,他究竟是什么人?

......

三天后,汴城。张灯结彩,城主大婚。

我以为这只是个交易,可没有想到过程会这么麻烦。

我独身下的汴城

,身边没个人,到汴城之后的三天,一直是幼澜在身边。也没见到玊昱晅。从回来开始,宅子就开始多了很多人跑进跑出,连同隔壁玊宅,都被装饰得是铺天盖地的红,那颗探头进了院子的香樟树,也被系满了红绸带。三天来,幼澜一直不让我出门,但说实在话,我可是真不乐意,刚出空桑,又进汴城这个笼子。

那天幼澜将我的妆容化得格外美艳,又让我穿了一身繁复却无比美丽的洁白,拖尾比我祭祀时候穿的还要长。头饰重得我脖子快要断掉,还垂了水晶珠帘,又叫我看不清眼前的路。

幼澜扶着我,我踏着沉重的步子出了房门,迎接我的,竟然是一座晶莹璀璨的孔雀步撵。上这个步撵确实很不容易,若是没有幼澜扶着,我不保证我会不会摔下来。

西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大庆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临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西安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大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