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山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高手时代 第九百一十八章 平凡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0:02 编辑:笔名

高手时代 第九百一十八章 平凡

“这样岂不更好!”秦木微微一笑,张小虎能在这里安家,且有了自己的爱人,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,或许他会永远记着自己是暗影小队的一员,随时等待着暗影小队同仇敌忾的那一天,但他们的安宁,自己却不应该特意去打破,顺其自然便好。..

秦木暗想一番之后,就将所有的想法完全抛到脑后,再次紧紧裹了裹身上的棉衣,顶着风雪走向港口。

在秦木前往港口的时候,他之前落脚的那个客栈房间内,却凭空出现两道身影,且在出现之后,直接走到床边,将秦木放在这里的包裹打开,但里面只有几件破衣服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。

“不在这里!”

“难道消息有误?”

“不可能,我们可是对其搜魂了,消息不可能为假!”

“会不会在那个人身上?”

“很有可能,找到他再说!”话音落,这两个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,从始至终,这个客栈内都没有一个人知道有人来过。

尽管是大雪纷飞,尽管云海城的港口足够大,秦木还是在进入港口之后,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阳光号豪华客轮的位置,没办法,谁让这个客轮的位置正与港口的入口相对,且船体上那大大的阳光号三个字,想不让人看到都难。

这阳光号豪华客轮也的确不小,足有千丈长,数百丈宽,船体甲板上的建筑就有三层,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所谓的贵宾、豪华和惠民三种级别的客房。

在船头和船尾各有一个甲板,只是船头的甲板足有百丈,船尾的甲板却只有几十丈而已,能让船上的人驻足,观看波涛汹涌的无尽之海。

看这所谓的豪华客轮,秦木只能哑然失笑,虽然这个客轮的确不小,但至少看上去和原界的那些豪华客轮还是差一些,对此秦木倒也不觉得有什么,毕竟原界和修真界不同,原界中有各种各样吃喝玩乐的花样,在修真界就没有那么多的花样了。

“能在修真界看到一个纯正的客轮就非常不错了!”

秦木虽然对修真界的船舶了解的不多,但也知道无论是修士身份的商贾,还是凡人身份的商家,或者是普通的渔民,他们的船几乎都是承装货物的,而专门供人乘坐的客船只有在凡人世界里,且都是一些小船,也就是在一些江河上走走,而像这么大号且出海的客船几乎不存在。

毕竟凡人出海就是为了打渔,没事的时候谁会出海溜达,而修士出海就算自己不飞行,随便弄条小船木筏就走了,根本用不上这种出海的客船。

显然,这样的变化,是从张小虎进入郑家之后才开始的。

“即便他们不做修士了,做生意也能不为生活发愁!”

秦木笑了笑,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街道,看着那大雪遮掩下的城市,却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,随之就转身向那阳光号豪华客轮走去。

“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,客栈就不用回去了!”

秦木拿着船票,自然是很顺利的就登上了这艘豪华客轮,在船员的带领下,他也终于来到了那所谓的惠民客舱,竟然不是在甲板上的那三层任意一层,而是在甲板下面的一层。

甲板上面三层,最上层就是所谓的贵宾舱,而中间一层则是豪华舱,而最下面一层是食堂,是船上所有人用餐的地方,当然贵宾舱的人可以不去,让人将饭菜送到自己的住处,反正贵宾舱的客房内都有专门用餐的地方。

惠民舱就在那食堂下面,简直就和地下室差不多,若是想要看海的话,不好意思,那就只能走出惠民舱,站在甲板上看。

而贵宾舱和豪华舱的客人,在自己的房间内就可以看海了,而且房间也比惠民舱宽敞明亮的多。

秦木顺着甲板往下延伸的阶梯,来到这昏暗的惠民舱内,顺着那只有不足一丈宽的走道,在船舱的最后才找到自己所在的五十八号房间,进入房间之后,秦木就不由的一笑:“还真是惠民舱啊!”

房间不大

,除了一张床、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之外,什么都没有,别说装饰了,连扇窗户都没有,要不是房间上方还有一个发光的晶石,照亮整个房间的话,这都不是客房,而是牢房了。

秦木略显无奈的进入房间,并将房门带上,然后就在床上躺下,就这么闭上了双眼,看似是要睡去一般。

好在这个房间里还算暖和,就算是凡人在这样的地方也不会觉得寒冷,这恐怕也是惠民舱内唯一能说出的好处了。

秦木自然不会就这么睡去,但他心中也是一片空明,什么都没有去想,没有想这次旅程会不会一帆风顺,也没有想过那莫名出现在身上的天珠会不会引来一些麻烦,甚至都不曾想到了明空岛会怎样。

他知道在明空岛上会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,能够见到天下各路英杰,但他的心却异常的平静,没有丝毫波澜,没有故人相见的那种激动心情,也没有与天下英杰一战的豪情,此刻的他只有平静。

“红尘纷扰不断,停下来一次也是一种难得的机遇,没有是非恩怨,没有大是大非,更没有爱恨情仇,忘却一切的安静是那样的可贵!”

秦木那如梦呓般的低囔之后,他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恬静的笑容,仿佛是睡梦中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随之呼吸变得悠长,真如睡去一般。

片刻之后,秦木身上却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气息,飘渺沉静,仿佛他的身体要消失了一样,只有一个恬静的灵魂,若有若无,恍如随时都会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。

在这种不易察觉的感觉出现之后,一道身影就悄然出现在他的床前,正是文戈。

看着床上那如睡梦中的秦木,感受到他身上的变化,文戈也不由的微微一笑:“一直以来你对大道的理解都和他人不同,一直以来你的心境都领先所有同辈中人,这一次,你以炼虚合道的境界却做着别人需要很多年之后才能理解的事情,走着一条只有一些修行无数年的强者才能想到要走的路,仅凭这一点,你就已经将所有的年青一代远远抛在了身后!”

“只是这条路的方向你找到了,但在路上你能收获多少,那就只能看你自己了,没有人能帮你什么,这样的路,有人是一朝顿悟,有人则是收获有限,寿终正寝!”

“小隐于山,大隐于市,这不只是一种隐士的境界,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,大隐于市,乃重归平凡,以凡人的七情之心去观看这万丈红尘,看人生沧桑,看世情变迁,是沉沦,是看破,或许都不是,完全取决于自己!”

文戈的低囔声,尽显悠远,是在说秦木,也在说他自己,秦木是修行之人,他同样是,且要比秦木的经历要丰富多得多,曾经的傲笑天下,曾经的万丈豪情,在时间的流逝中都曾只是黄粱一梦,一切都早已归于平凡。

平凡、平静那么多年,文戈知道自己的心要比当年自己巅峰时候还要强出甚多,若是能肉身还在,他相信一定能突破原来的境界,甚至要超过原来甚多,要是以前有这种想法,他的心一定会波澜起伏,而现在他只有那淡淡一笑,坦然而又洒脱。

文戈并不知道秦木从那段凡人的生活中感悟到了什么,更不知道那凡人的生活对秦木有什么好处,但他知道秦木会有属于他自己的收获,或许这种收获在现在是无法体现出来,但总有一天会为他带来相应的回报。

文戈微微一笑,道:“只是那九个月的凡人生活,对你来说还太过短暂,还不足以给你带来什么,你需要一段更加宁静平凡的岁月,不过,你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!”

就在这时,一道绝美的身影也悄然出现在房间内,正是蝶晴雪。

文戈扭头看了一眼这个非凡的女子一眼,轻笑道:“九个月的宁静,你是不是觉得很无聊!”

闻言,蝶晴雪却出奇的摇摇头,微笑道:“这是他的路,我既然要陪着他走,又何来无聊之说,他是天魔秦木,我就是那噬灵王蝶,他是一个平凡路人,我就是那停在他肩上的白蝶,他不平凡,我不平凡,他平凡,我亦平凡!”

听到这话,文戈不由的轻咦一声,深深的看了一眼蝶晴雪,随之就笑道:“看来这九个月的时间,你的心境也是大有长进,或许他的选择,对你也是一种对的选择!”

“如今的你,已是炼虚合道巅峰,看来你和秦木这小子一样,都需要沉下心来,归于平凡了!”

蝶晴雪微微一笑:“会有那么一天的,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我只需伴他左右走下去即可!”

文戈呵呵一笑:“能让你如此,真是这小子的福气,只是这小子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,而你们的未来也会受他影响,变成一个未知之数,你身为噬灵王蝶,若是离开他,会过的更好,至少未来不会充满危机!”

看書罓本書

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的具体位置
黑龙江虹桥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
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能刷医保吗
黑龙江虹桥医院地址
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路线图